第二十一章 绯闻 - 终极小村医

第二十一章 绯闻

第二十一章 那盆兰花,居然盛放了! 龙小山可以肯定自己昨晚浇上去的兰花已经是处于半枯萎的状态,别说开花了,连枝叶都有些发黄了。 而现在这盆兰花,却绽放得如此妖艳,夺人心魄。 正在客厅的苏婉听到龙小灵的惊呼,跑到房间来,她立刻呆住了,看着窗台的兰花,不可思议的喊道:“金线蝶兰怎么开了。” 她急步的走到窗台边,左右打量着那盆兰花。 没有谁比她更震撼。 这盆金线蝶兰十分的名贵,是一种极为难以生长的兰花,据说这一盆兰花就价值好几万,她可养不起,她是从董事长那里拿来的,因为这盆兰花快被养死了,董事长要扔掉,她觉得可惜就拿过来扔家里。 没想到居然养活了。 太惊讶了,她昨天明明记得给这兰花浇水的时候,已经快枯死了啊。 她都没做什么事,这快死掉的名贵蝶兰怎么就活了。 而且盛放的如此妖艳。 “真是奇怪,就算活了,现在也不是兰花的花期吧。”苏婉又惊喜又纳闷,转头问小山道:“小山,你昨晚看到就开花了吗?” 龙小山当然不会说出自己往里面倒水了,他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啊,我也是早上才看到。” 苏婉想不明白,只能当做是一个奇迹。 围着那盆兰花观赏了好一阵,苏婉有用手机拍了好多照片,即使以普通人的目光,这盆兰花也长得太妖娆了。 而且,这可是价值好几万的名贵兰花啊。 “苏经理,我和小灵就先回家了,昨晚谢谢你了。”龙小山见苏婉看个不停,于是说道。 “哎,等等啊,我也要上班去了。”苏婉看了下表,连忙说道:“对了,小山,你帮我捧一下这盆花。” “这花你要带走?”苏泽问道。 “是的,这花是一个朋友的,她很喜欢花的,不过这花本来都快养死了,我也是拿回来死马当活马医,没想到真的活了,我拿回去还给她送她个惊喜。”苏婉说道。 龙小山也没多问,捧起那盆兰花。 三个人下了楼,苏婉说道:“小山,昨晚小灵把你们的事都说了,你真不打算去我们酒店当保安,你现在如果去,我还可以给你安排。” 龙小山说道:“我不去了。” 他本来就没想当保安,如果真的要当保安,他宁可打电话给老徐他们了,而且刚才那盆兰花盛开,忽然让他心里生出了一个念头,他就更不想去当什么保安了。 苏婉有些失望的摇摇头,这龙小山怎么就这么犟呢。 这性格可不好,可是交浅言深,她不能说什么。 她叹了口气,说道:“那这样吧,小灵不是说找暑期工吗?咱们百合花大酒店虽然不招短工,但是我可以破个例,就当小灵暑期见习的身份,你放心,我们百合花酒店很正规的。” 龙小山是不大愿意龙小灵再去打什么工了。 正要拒绝,龙小灵说道:“哥,我想跟苏姐姐去看看。” “你还要打工啊?”龙小山语气有些不好。 “哥,我相信苏姐姐是好人。”龙小灵坚持道。 龙小山说道:“那好吧,哥陪你过去看看。” 苏婉从车库里开出一辆黄色的大众polo,看起来百合花酒店的待遇不错,在牛y县能开的起十万块的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。 把兰花放到后备箱后。 苏婉带着兄妹两个,开到了县城中心,一栋十层楼的大厦,外面临街的是全玻璃幕墙,看起来很醒目。 在大厦的门口,写着百合花大酒店。 即使在县城中心,这栋大厦的高度也属于鹤立鸡群了,和它一样高的只有两三栋楼。 苏婉带着龙小山兄妹走进这栋大厦,里面果然装修的很正式,下面两层是餐厅,上面就是酒店房间,并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ktv,娱乐房之类的设施。 “我们百合花大酒店是三星级酒店,在县城的酒店实力里也能排进前三的。”苏婉有些自豪的介绍道。 龙小山看下来,这里确实比大富豪酒店正规多了,是那种真正的大酒店,而且经过一天接触,苏婉他是比较信得过的,如果小灵交给她照应应该是问题不大。 “怎么样,还不错吧,小灵在这里暑期见习,晚上可以睡我那里,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联系我。”苏婉说道。 “那行,苏姐,我就把小灵交给你了。”龙小山也是干脆的人。 拿了一张苏婉的名片,龙小山便要告辞。 临走前,犹豫了一下,龙小山还是提醒道:“苏姐,你有空还是去医院做个ct吧。” 苏婉见龙小山旧事重提,眉头一皱,表情有些生气。 龙小山心里一叹,看来苏婉仍然不相信他。 不过也是,他一个农民,八竿子也和医生牵连不上,人家信他才有鬼,没当场发作已经很有涵养了。 龙小山便也不再说什么,告辞离去,他赶到汽车站,买了张票,还是上次遇到沈月蓉的那辆车,不过这次没发生什么事,一路坐回莲花乡后。 他没有停留,又走了十多里山路,返回村子里。 走到村子里,龙小山就看到不少村里人对着他指指点点,他耳朵很灵,隐约听到什么刚回来就勾引寡妇之类。 龙小山皱着眉头,往家里走去。 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喊道:“春桃嫂。” 春桃回过头看到他,连忙捂住一边脸又躲回了屋里,虽然只是一下,但龙小山依然看到春桃脸上红肿,好像被打过一样。 怎么回事? 龙小山走到那屋子前面,屋门已经关了,他听到里面传来一个老太婆的叫骂声:“你还有脸进这个门,不要脸的烂货,勾引谁不好,刚刚放回来的劳改犯你也勾引。” 还有春桃隐约的哭声。 龙小山知道这里就是他那个远方五哥的家,刚才那声音,应该是五婶吧,也就是春桃的婆婆。 他皱着眉头。 这不就是在说他吗? 怎么才一天,就传出这些风言风语了,那天他和春桃在山上没其他人啊,也是他先回村的,居然就被造谣出事了。 他手举起来,本想敲门进去。 抬起手又放了下来,寡妇门前是非多,村子里的长舌妇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桃色新闻,他要是敲门进去,本来没事也要生出事来,而且五婶的泼辣也是村子里闻名的。 他心里暗恨造谣生事的人。 只能当做没听到,先回到家里。